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死水杉的低级趣味和市侩理想

 
 
 

日志

 
 
关于我

守法朝朝忧闷,强梁夜夜欢歌, 损人利己骑马骡,正直公平挨饿。 修桥补路瞎眼,杀人放火儿多, 我到西天问我佛,佛说:我也没辙!

网易考拉推荐

书还是要读,妙文还是要反复观摩研习  

2007-07-20 22:34:26|  分类: 音乐与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卑超越》
作者:[奥]A·阿德勒
出版年代:1986年
前个月在江岸小区夜市就书摊上发现它的,无疑,是书名吸引了我。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做充足准备做最坏打算的悲观主义者;一个有些怯懦且自卑的人,在阿德勒的这本书中详细的叙述和论证了这种心理特征的由来以及对人心理的影响,每每阅读感想颇多。它坚定了我的许多观点,对于我来言更有着心理矫正的作用。

PS:A·阿德勒和佛洛依德是同时代的人物,最早追随佛洛依德的精神分析学,后分道扬镳创立了”自卑情结”为中心的“个体心理学”。

 

《论创造力与无意识》
作者:佛洛依德
出版年代:1986年
这本书和《自卑超越》同时购得,而且书的主人都是同一个(扉页签名为证),真不知道书的主人是出于甚么原因回让这两本书从废品收购站、旧书摊后辗转到我这里。是亡故多时还是成了“书为糟粕”的仙人,不得而知。本书的内容是佛氏以他的心理分析学说理论对艺术、文学、恋爱、宗教等问题的论述与评价。相对而言,这本书比起佛洛依德的其他著作而言,阅读快感和趣味要强一些,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信息量很大(我们更习惯了“读图时代”的阅读方式,自然对许多“常识性”的东西缺乏认识),互动性强(书中充斥着大量的对患者梦的解读和分析,以及畸恋等性问题研究,对于现如今乐于性遐想的我们来说,阅读之后似乎又成了一种虚张声势的谈资)。


《大国崛起》
作者:唐晋(主编)
出版年代:2007年

年初在CCTV经济频道播出的《大国崛起》记录片的“简装版”的书(据说还有一套价格不菲附带彩图DVD的套装版本),我自然不会去买装帧和盗版一样糟糕的正版书,8块的盗版一样能看,虽然书中漏行和错别字层次不穷,但作为历史常识性的书籍来说,闲暇性的浏览也无伤大碍。不过书中的行文确实呆板枯燥,缺乏阅读快感更谈不上引人入胜了。阅读的时候我想起了久违的初中历史课本。


《爱情论》
作者:瓦西列夫
出版年代:1985年
现如今这种心理学的理论著作鲜有出版社出版,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及难读又不刺激还没噱头。其实这些书才是货真价实的”好货”,值得反复阅读的好书。


《我的千岁寒》
作者:王朔
出版年代:2007年

老实说,王朔的文字没有甚么进步,甚至没有《看上去很美》那么有闪光点,谈不上好书更谈不上“奇书”但仍然值得一读。

PS:王朔早已不是那个我少年时代顶礼尊敬的“文学偶像”,和行文码字的模仿对象。但他依然令我尊敬,你们就对他嗤之以鼻恶毒攻击去吧,早在十多年前就有本专门骂他的文集出版《王朔 大师还是痞子》,哪有如何?他比那些骂他的人活得滋润多了。王朔就是桀骜不驯就是有点流氓性格,这可比那些道貌岸然、苟且偷生的小知识份子可爱多了。中国,就是缺少了他这样可爱的人。


我的文字写的从来就写的不好,描述笼统用词和描述缺乏准确性和想象力,不过书写还是能给我带来快感这就很重要,至于上述提到的问题我迟早会解决,解决的关键多听多看才是不二的法门,下面这片关于李清照的文章是我最近很喜爱的一篇,文章简短但结构流畅,文风华丽词藻迤逦但不做作言之有物。


黄花初绽
 
作者:古桥

黄花初绽
  
  一
  
  李清照是写愁高手,是愁的化身。“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昨蜢舟,载不动,许多愁。”“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这一首首咏愁的绝唱以浅俗之语而发清新之思,化愁为美,深切哀婉,成为压倒须眉、彪炳史册的经典之作。


  人生之不如意事常八九,忧愁悲苦之情人人皆有。李清照是恪守“诗言志,歌永言”古训的,她词中的满怀愁绪自然也是她现实生活的写照,是她内心苦闷、挣扎与追求的反映。


  李清照生活在一个江河日下、风雨飘摇的时代。大宋王朝经过168年“清明上河图”式的和平繁荣之后,富丽堂皇的迷梦被金兵呼啸而来的马蹄踏得粉碎。徽、钦二帝被掠,皇亲贵族仓皇南逃,国家支离破碎,到处物是人非。李清照辗转于三千里流亡的道路,时间长达八个月之久,饱受国破家亡之苦。然而,南宋朝廷却偏安一隅,苟延偷安,“直把杭州当汴州”。她徒叹世无英雄,只能以心抗世,以笔唤天,将流浪苦、伶仃泪和漫天愁绪抽丝剥茧般化作诗词,创造了让后人低回不尽的悲剧之美。


  纵观数千年文学史,能够留下传世之作的女子廖若晨星。李清照被誉为“词坛宗主”,艺术成就首屈一指,无人比肩。她眉头一蹙,就是一个辉煌大宋的愁绪;轻轻一叹,就是一个末代王朝的哀怨。她站在世纪的高阁之上,穿越时空,俯视众生,以纤纤素手举重若轻地挥毫泼墨,写下了流传千古的不朽佳作。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李清照就象冷艳,孤高的一轮皓月,永远高悬在历史的星空。“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草际鸣蛩,惊落梧桐,正人间天上愁浓。”“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独抱浓愁无好梦,夜阑犹剪灯花弄。”“更谁家横笛,吹动浓愁?”……她写愁的词句太多了,太美了,以至于一提起她的名字,许多人首先想到的是一种凄冷、高绝的美,是一个独立于秋风黄花之中寻寻觅觅的寂寞形象。


  其实,李清照有过足以令人羡慕和向往的幸福生活。如果把她比作一枝菊花的话,凄风苦雨、凄惨凋零只是在她深秋寒冬般的晚年。当秋阳如春、黄花初绽之际,那美也是别样温馨的。
  
   二
  
  900多年前,一个6岁女孩跟随父亲走进了富丽甲天下的京都汴梁。他们来自山东章丘,定居在京城“经衢之西”一座被称为“有竹堂”的幽雅之地。父亲名叫李格非,女孩便是李清照。


  对于李清照来说,来京定居也可以算作“回归故里”。她的外祖父王拱辰家居开封咸平,也就是现在的通许,19岁便以第一名得中进士,是宋代最年轻的状元之一,曾在翰林院15年。


  来到京城,李清照拥有了文风腾蔚的成长环境。当时北宋正处于文化艺术的鼎盛时期,普天下的精英荟萃京城。父亲李格非进士出身,长期在太学和馆阁任职,官至礼部员外郎。他是苏轼的学生,也是著名的学者和文学家,与文坛名家交往甚密。李清照的母亲为名门闺秀,温文贤慧,工词翰、善文章。官宦门第及社会交往的耳濡目染,使李清照视野开阔,见识过人。而文学艺术的熏陶,又让她能更深切细微地感知生活,体验美感。


  少女时代的李清照是在无忧无虑中度过的。她天资聪慧,才力华瞻,文化的汁液不仅滋养着她绰约的风姿,而且将她浇灌得内秀如竹。她饱览了父亲的所有藏书,诗词书画无所不能。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在那个礼教森严的时代,她还有着相当宽松的生活空间。京城的富丽繁华自不必说,京城四周百里之内也到处都是绿池荷塘、园林美景。她可以在花园里荡秋千、做游戏,可以到街头赏花灯、观街景,还可以出城郊游,尽兴泛舟。


  “湖上风来波浩渺,秋已暮,红稀香少。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 莲子已成荷叶老,青露洗、苹花汀草。眠沙鸥鹭不回头,似也恨、人归早。”这首《怨王孙》写的是她到湖上游玩时的情景,热情洋溢,朝气蓬勃,跃动着青春的活力。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这首《如梦令》写的是她日暮归舟时的情景,生气盎然,妙趣横生,快乐弥漫于字里行间。
  
  三
  
  我们已无从知道李清照的容貌,但从她诗词中所流露的风采神韵来看,少女时代的她应是貌美如花、活泼可爱的俏佳人。


  “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宝鸭衬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一面风情深有韵,半笺娇恨寄幽怀,月移花影约重来。”你看,她梳着漂亮时髦的“宝鸭”发型,在朗月高照的夜晚,正痴痴地写着情书,秀发香腮,面如花玉,眼波流转,无限娇媚。


  “淡荡春光寒食天,玉炉沈水袅残烟,梦回山枕隐花钿。海燕未来人斗草,江梅已过柳生棉,黄昏疏雨湿秋千。”你看,她幽闺独处,眼望沉香袅袅。窗外小伙伴们在玩“斗草”游戏,秋千在疏疏细雨中空挂着,她春心萌动,正呆呆地出神。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客入来,袜剗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你看,荡过秋千,她香汗津津,怜惜地搓弄着纤纤玉手。见有人走过来,她顿时羞红了粉面,连鞋子都没顾上穿,慌忙溜走。可是走到门口却又好奇地回过头来,假装闻了闻青梅……这几首词,就象从不同角度拍下的一组写真照片,把一个情窦初开、天真无邪的纯情少女鲜活地展现在我们面前。


  官宦人家的千金小姐,拥有美貌和才气双重光环,在文化氛围极其浓厚的京城,即使不想引人注目都是很难的。况且,她不仅写幽闺怨情之类婉约之作如玩斗草、荡秋千般随意自如,而且品评史实胸有块垒,慨叹世事慷慨激越,抒情言志浪漫豪放,处处表现出大家风范。“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仿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谩有惊人句。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如此大气磅礴的诗句竟然出自一个十几岁的少女之手,不能不让京城那些自命不凡的文人雅士们为之感叹、为之汗颜。


  “李家有女初长成,笔走龙蛇起雷声。”李清照的才名不胫而走,她成了不少青年才俊仰慕和追求的目标。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如诗一样美好的爱情正向她走来。
  
  四
  
  18岁那年,李清照嫁给了太学生赵明诚。赵明诚是位翩翩公子,读书极博,酷好书画,尤其擅长金石鉴赏。他的父亲官至宰相,也是官宦世家、书香门第。二人门当户对,意趣相投,时常诗词唱和,共同研究金石书画,有着说不尽的喜悦。


  “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 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教郎比比看。”这妩媚娇憨的姿态是婚后的幸福,透出李清照内心的甜蜜。


  结婚时,赵明诚21岁,在太学读书,尚无俸禄。夫妇二人节衣缩食,经常典当质衣,到大相国寺搜罗金石书画。当时,大相国寺是京城最为繁华和热闹的所在,寺内可容万人贸易,有专门出售书籍、字画和古玩的地方。一旦发现难得的古籍文物却囊中羞涩,赵明诚会毫不犹豫地脱下衣服作抵押。回到家中,夫妻二人灯前对坐,说说笑笑,摩挲展观,无限浪漫与温馨。


  闲暇之时,他们赏花赋诗,倾心而谈,有时还会玩上些智力游戏。他们斟上香茶,随意说出某个典故,猜它出自哪本书的第几卷、第几页、第几行。猜中者饮茶,不中者不得饮。每次比赛,李清照总是赢。当赵明诚抽书查证时,李清照已满怀自信地举杯在手,开怀大笑,直笑得茶水溅出了怀子。


  赵明诚偶尔出京远游,李清照倍觉思念与伤感。“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这首《醉花阴》是赵明诚在外地时,李清照寄给他的。离别之情,相思之苦,借秋风黄花表现得深挚动人。赵明诚读后叹赏不已,发誓要写一首词超过妻子。他闭门谢客,冥思苦想三昼夜,填词50首,把这首词混杂其中,请朋友品评。朋友反复吟咏,说只有三句最好:“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五
  
  李清照婚后在京城度过了7年快乐时光,他们的生活有如琴瑟和鸣,浪漫而又高雅。正当他们埋首书斋之际,政局却发生了地震般的动荡,先是父亲李格非被贬死去,后是赵明诚的父亲罢相病卒。他们不得不离开京城,回到赵明诚的老家山东青州。


  在青州过了10年屏居乡里的平民生活,更大的灾难向他们扑袭而来。金兵南侵,天下大乱,宋室江山岌岌可危,相亲相爱的平静生活也随之灰飞烟灭。李清照独自带着满满15辆大车的书籍文物,长途跋涉,一路颠簸,前往南京寻找已到那里就任知府的赵明诚。然而,在她到达南京后不久,49岁的赵明诚却猝然暴病身亡。李清照饱受国破之痛,家亡之苦,陷入了空前的孤独与悲凉之中。不到半年,她满头青丝已经变成了霜鬓白发。


  李清照字“易安”,但身逢乱世,安却不易。她追随着皇上逃亡的路线,带着沉重的书籍文物,踏上了惶惶不可终日的逃难历程。从南京到越州,经明州、奉化、宁海、台州,然后漂泊到海上,又过海到温州,皇帝最后回到杭州。李清照一路追随,雇船求人,历尽辛苦,像一叶孤舟在风浪中无助地飘摇。途中,她贫病交加,身心憔悴,她与赵明诚收集的金石书画也丧失殆尽。


  在一个深秋的黄昏,她独自漫步在落叶黄花之中,无边的寂寞阵阵袭来。国破家亡的严酷现实,颠沛流离的悲惨遭遇,终于凝结成浓缩她半生痛楚的绝唱《声声慢》:“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它,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六
  
  李清照喜欢以黄花自喻。黄花是菊花的雅称,是高洁的象征。从“人比黄花瘦”到“满地黄花堆积”,正是她命运荣枯盛衰的生动写照。“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到了晚年,她深居简出,孤苦伶仃。国事已难问,家事怕再提,纵是愁绪满怀,感慨万千,也不想再说什么了,只好“佯说黄花与秋风”。


  长夜如磐,风雨如晦,花已憔悴,人已老却,还有什么能够让她在无限漫长的时光中聊以解忧呢?如果说还有的话,恐怕便只有对往事的回忆了。少女时代的京城生活让她念念不忘,也只有在回想起往事时,她的眼角才会闪现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


  “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从6岁进京到24岁离开,李清照在开封度过了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跟随父亲出入豪门大家的娇宠,名动京师的荣耀,与女伴碧波荡舟的快乐,与丈夫相濡以沫的温馨……这一切的一切,怎么可能从她的记忆中抹去呢?


  然而,一切又都恍若隔世、早已不复存在了,就连煌煌京都的富丽繁荣也只能在梦中才能重温。“永夜厌厌欢意少。空梦长安,认取长安道。”在漫漫长夜里,她梦回京城,仔细辨认还能识得童年走过的道路,内心欣喜无限。可惜好梦不长,转眼成空,“可怜春似人将老”,怎不令人痛断肝肠?


  有一次,朋友邀她去看灯。李清照无心游乐,却想起了少年时代京城火树银花、人涌如潮的元宵之夜:“中州盛日,闺门多暇,记得偏重三五。铺翠冠儿,拈金雪柳,簇带争济楚。”她独坐屋中,抚今追昔,不禁黯然神伤:“如今憔悴,风鬟霜鬓,怕见夜间出去。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李清照卒于何年何地无人知晓。在历尽悲欢、荣辱之后,她在寂寞凄凉中悄无声息地结束她愁苦的生命。她再也没有能够回到日夜怀想、万分留恋的京都汴梁。而在她生命中最重要的地方,她青少年时代快乐成长的城市,现如今也只有在路边的绿树丛中立着一尊塑像,提醒着人们这里曾是她童年的乐土。


  不过,在这座以菊花为“市花”的城市,花海人潮的赏菊盛会一年一度,那花永远是美丽的。
  
  (共4550字)
  2006年1月14日初稿
  2007年7月6日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